關於部落格
最愛木笛‧最愛巴哈
‧愛幻想
  • 16912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演出之後.....(一)

年初答應禾豐窯石先生接了這場演出,我並沒有想得太多,除了花時間練習,也好好的規劃心裡想要演奏的東西。這樣的一場交流音樂會,雖名之為『交流』,但掏心窩的....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一些『較勁』的味道,即使身為演出者的我心裡不這麼想,聽的人也不免會這麼想,早早知道這場音樂會訊息的陶笛同好也不免會有人這麼想....

「劉永泰憑什麼代表台灣?」

聽到這樣的話雖然不意外,但心裡還是小小的難過了一陣子,只是這樣的話沒有影響我太久。大家都知道很多時候「話比箭還傷人」,但這些年聽多了傷人的話,早就學會了默默的、安靜的,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我只是被動的接受委託接下這場演出,我將竭盡我的全力,我從來也不認為我可以代表台灣、或可以代表哪個機構或單位,對於演奏的事而言,我代表我自己,我只是一貫努力的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藉著樂器表達內心的情感與想法,你可以喜歡我的音樂,也可以不喜歡我的音樂,如果有善意的批評,我一定滿心歡喜的接受並且持續的、努力的改進自己的缺點,但如果是不懷好意的、造謠的、或是人身攻擊的,很抱歉!我也從來無暇、也無心去招呼了!」我心裡總是如此的想著....沉默,有的時候是最好的保護傘。

年初開始規劃演奏的內容,當然,我很清楚自己能做些什麼,只要努力可以完成什麼,除了兼顧一定的技術難度,還要體貼聽眾的耳朵;曲風不能過於單一,使用的陶笛在音色上要有變化;能適度的表達自己的情緒,又不希望過於濫情或炫耀;希望能發揮陶笛的特質,又不希望在陶笛的演奏上看到太多其它樂器的影子。擬定了方向後,就慢慢選定了這次演奏的內容。

或許是觀念過於偏執,我總覺得演奏者除了表達自我,或多或少的還是必須承擔一些社會責任,特別是在陶笛這個樂器上;因為,陶笛不像其他樂器源遠流長,她沒有系統化的教材教法,她的風貌看似多樣卻難以捉摸,在現有的條件下,如果沒有其它樂器的學習基礎,想要單從陶笛的學習打好音樂的基本能力,確實有些困難;這當中包括基本認譜能力的培養、和聲與音準觀念的建立、音樂表達的基本概念、還有當然就是音樂學習的延伸。所以至少在音樂的基本面上要儘量完整,演奏的曲子要讓人聽了之後會有....喔....原來這就是陶笛,我應該也可以吹這個曲子....這樣的感覺....

確立了目標,我就開始慢慢的練著,第一首是韓德爾的C大調奏鳴曲;雙管的中音 G 每次吹完我的手都很酸,因為真的很重。原本只想吹前兩個樂章,但在開始練習的幾個月裡我總會一直在第二樂章的快板卡住,幾經掙扎,又好幾度想放棄,因為覺得自己不僅沒有辦法克服技術上的問題,更嚴重的是沒有能把這首曲子的風格表現出來;由於生活都一直很忙碌,能夠練習的時間很少,一直到七月初忙完了德國老師來台的研習,我終於能夠好好靜下心來練。所幸因為得到一位非常好的伴奏,合練了幾次,打結的地方慢慢的減少,索性又多吹了兩個樂章,雖然還是偷工減料的少了一個怎麼練都練不起來的樂章,但至少罪惡感沒有原來這麼重。這期間聽了許多的演奏版本,每一個都有很豐富的裝飾奏,但是嘗試加了一些,總覺得聽起來沒有木笛這麼自然,後來還是只用了一些少少的、安全的裝飾奏。演出完到現在,其實我真的對韓德爾有些愧疚的,如果他地下有知,請不要罵我。
兩首卓別林的散拍音樂,其實是對我自己的一大突破,這樣的音樂出現在與義大利陶笛相同的年代,就時空背景而言應該是搭嘎的,不過因為音域的關係必須用複管來演奏,切來又切去的切分音,常常不在習慣的律動上出現的重音,每次吹奏都有一種「身體自行在整骨」的感覺,像是應該是要很放得開的音樂,過於想要表現或過度強調重音,反而會失去平衡讓音樂變得不自然;演出的時候第一首還好,第二首竟然開始就漏掉一段....難過呀!我只好用魯賓斯坦的那句話來安慰自己....演出哪有不出錯的,在我演奏生涯中如果將彈錯的音通通蒐集起來,可以再開好幾場音樂會呀!........這樣的曲風喜不喜歡、適不適合,我想就只能交給聽眾自行去決定了。
兩首和吉他的曲子都是比較悲傷的;皮耶佐拉在國外流浪很多年,就因為探戈音樂在家鄉受到排斥,後來從國外紅回了阿根廷,也才風風光光的回到祖國重組自己的樂團,「遺忘」,或許真正想忘的是刻骨銘心無法忘懷的痛楚。我唯一的妹妹來聽了之後,告訴我她知道我想遺忘的是什麼,這世上怕也只有妹子知道我們共同擁有不為外人所道的悲慘童年,音樂會後她從電話那端的這句話讓我眼眶都紅了。淚的巴望即始您不知道歌詞,不知道約翰‧道藍的故事,也可以從旋律中感受到無比的悲傷,我要特別謝謝庫龍大哥把他自己「做壞掉」的陶笛送給我,我那天會吹得這麼悲傷,可能也是因為吹了這樣的陶笛讓我心情很壞吧?呵呵....這兩首有了帥帥的憲陽幫忙,讓我的悲傷不至於失控,真的太感謝了!

三首爵士風格的曲子因為鋼琴伴奏怡均的專業協助,中間加了兩段即興的、精彩的過門,把原本獨立的三個小曲串起來,我自己在台上吹得還蠻自High的,聽說好友蘇老師夫婦的小孩「小蘋果」在台下每一段都用不同的方式手舞足蹈了起來,爵士可能還是最能雅俗共賞的吧?

這次的演出,無論如何,盡力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