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笛小人物

關於部落格
最愛木笛‧最愛巴哈
‧愛幻想
  • 1676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6年大事記

 細數這一年來的種種,不論是工作、樂團、家庭,都發生了許多不可思議的事

一月的日本巡演,Ocarina Seven對我們的熱情接待,不論是住宿的旅館、行程安排、演出的音樂廳,都如此的完美不可思議。東京的演出,竟然是在18年前帶興穀的孩子赴日本比賽的場地:東京崎玉縣的Lilia音樂廳;這個大約有七、八百個位置的音樂廳就在車站旁,不可思議的音響效果,在舞台上演出真是享受。只是可能是第一次在日本舉辦正式的售票音樂會,有些緊張,第一首賦格的藝術迷路了,還好最後有找回來。神戶的演出就比較滿意些,基本上沒有出什麼狀況,觀眾的反應也很熱烈。京都之旅令人難忘,金閣寺、清水寺,還有神戶港邊五星級飯店的五星級海鮮自助餐, 神戶港的無敵夜景,翻譯梁老師家頂樓的閒聊,結束巡演與家人會合,再遊大阪城,順道造訪植田老師家,與笛友文城見面,真是太讚了!

日本巡演雖然行前有些壓力,但演出的結果大家都很開心,真是一次皆大歡喜的行程

三月底的德國之行,有幸得到校長的支持,讓我到Inzigkofen擔任直笛合奏營的講師。對我來說,這趟旅程不僅僅是自己的一大步,也是這二十多年來在直笛合奏這個領域努力及深耕所得到的最大肯定。學員大都來自德國,有許多去年巡迴時就見過的熟面孔。五天的課程所有的學員幾乎全部都在一起,一起吹笛、上課,一起吃飯、聊天、打屁。學員待我如家人,我也和他們相處得非常開心。行前有幾個月的時間常常夜不成眠,因為除了要準備課程的內容,還得不斷複習自己想說的東西。因為沒有翻譯,全程都要用英文上課。學員對我教的東西非常感興趣,對他們來說,第一次遇到一個從亞洲來的老師,他們對我的訓練方式也極為肯定。原來我們去年在德國的巡演造成了不少的話題,許多木笛圈的朋友驚訝來自台灣的團隊,用的是塑膠笛,卻可以演奏出他們演奏不出來的音樂。這趟奇妙的旅程,回程的時候還在機場巧遇了從台灣要回德國上課的心皓,他鄉遇故知,格外珍貴。

四月初再次赴嘉興參加陶笛節,這次我們四重奏除了在主場音樂會中有半小時的表演,還應邀舉行了一場兩個小時的講座。開幕走紅毯、專輯發表,我吹了曹登昌老師為我寫的『瓜棚落地掃』。四重奏演出的時候,全場超安靜,連一群幾十個小學生都乖乖的坐在地上聆聽。演出完一位來自上海的音樂研究員和我閒聊,他對於我們演奏的巴哈賦格的藝術極為肯定,他說,他沒有想到這樣的音樂可以用陶笛詮釋得這麼好聽。兩個小時的講座對我來說還是有不小的壓力,除了準備PPT,還帶了直笛前去示範,講題是:從台灣直笛合奏發展的成功經驗看陶笛合奏。

五月初再赴香港,這次是校友團在香港第一次舉辦的專場音樂會。主辦的黃永康夫婦是多年的舊識,為了這場演出他們做了非常多的工作,這份情誼將永遠放在心裡。為了讓演出的效果及聲響能夠更豐富些,我邀了許多教師團的伙伴一起前往,大家雖然有些壓力,但所有的人在香港購物都購得很開心。音樂會前一天在香港的講座,我分享了許多在吹奏上及樂團組訓上的想法,來參與的學員也都很肯定及支持。值得一提的是:團員欣蓉星期六結婚,星期天搭一大早的早班飛機飛過來演出,真的是太感動了!音樂會大家都盡力了,雖然還是難免有一些小小的缺點,但總算又完成了一個夢想。在香港再次見到了老朋友Colin,一起吃了個飯,他對我們的演出也相當肯定。

暑假的大事就是我帶學校的直笛團舉行了兩個星期的集訓。因七月初台中有兩天的直笛研習要講課,所以我請大女兒去代課。台中的直笛研習這次以低音樂器的吹奏為重點;因為這些年學校的直笛團普遍有低音笛子吹奏上的問題及盲點,我分享了許多吹奏上的方法及原理,只可惜事前溝通不足,很多學員都沒有帶低音樂器來,有點可惜。重新帶學校直笛團,隔了十年再次重溫被比賽『蹂躪』的過程,哈哈!八月出本來和俊相約了要去西藏,但因為兩年多前訂製的Hirao笛子已經做好了,買笛子的錢和去西藏差不多。因為口袋不夠深,所以選擇西藏延後再前往。八月和家人一起去了一趟沖繩,這裡真是一個度假的好地方;沖繩人純樸善良,走到哪裡就和日本所有的地方一樣乾淨舒適,在沖繩第一次吃到一種葡萄軟糖,吃過一次就上癮了,回來台灣發現小七有在賣,只是價格是日本的兩倍。我常去買,真的很奇怪,這種軟糖好療癒,心情不好時吃一包就好了,哈哈!

八月底心皓回台,木笛四重奏復練,九月拿到了Hirao的笛子,一人一把,吹起四重奏真是完美;原來都以為是自己吹不好,現在才知道是樂器的問題。八月底愛樂電台播出了我上半年應好友邢子青邀約錄製的『一日主持人』介紹台灣這些年木笛的發展;曾經因為必需每天接送孩子,開車的路上都是聽著子青的節目;如今透過臉書的牽線,我和子青成了好友。而且子青好幾次在電台中播放校友團的音樂,真的好感謝呀!九月底應巧克力老師的邀請準備了一場陶笛講座。講題是:陶笛美聲法。我從聲樂的觀點切入,分享陶笛吹奏的點滴。一場講座三個小時,準備起來最少花了三倍的時間。現在慢慢有點年紀了,時間成了我最大的資產,所以我沒有辦法虛擲;所幸主辦單位體諒,允應了我對高鐘點費的要求。當天大約有五十位學員,我講的內容,看大家的反應好像都還不錯。十月應好友邀請,又是一場三個小時的講座,分享指揮的技法。今年的講座邀約特別多,準備起來壓力真不小。這個講座蘊釀的時間最長,思考的時間也最久。後來寫的教材,大家好像覺得還不錯用。

十一月本來有韓國的陶笛演出邀約在首爾市,但演出時間實在太難配合只好作罷。十一月初帶學校直笛團參加新北市直笛比賽,上台賣老臉。只是評審不青睞,嫌我們人少。無所謂。孩子的學習單反成了亮點,幾乎每一個孩子都寫得頭頭是道,看得我又感動又好笑。俗話說:術業有專攻、隔行如隔山。新北市每次評審都亂找一通,找一堆根本不是吹木笛的,不懂木笛合奏的特性,也無法在音樂上給予什麼具體的建議。罵了那麼多年都沒改善,索興把口舌省起來,不罵了。孩子當天的表現真的還不錯,想來我也是用盡洪荒之力,每天早上、中午,外加假日。唉~只可惜家長和孩子還是和我有點疏遠,是我年紀大了,還是現在家長對老師不如以前這麼尊敬,這兩個原因應該都有。

十二月再次赴日本演出,這次是和大澤老師的四重奏一起聯演。神戶的演出場地著實讓我們驚豔了好久;從新神戶車站旁搭纜車上山,遠眺神戶港,四周又有整片的楓紅。音樂廳是個內部全部為木造的廳,雖然只有不到兩百個位置,但在這裡演出超級享受。隔天在大阪愛樂交響樂團的音樂廳,音響效果也是好到不行。兩團各擅勝場,各有特點。也許因為大澤老師的刺激,我這一陣子陶笛練得特別勤快。難忘的演出,和大澤老師真摯的友情。尤其是石先生夫婦一路以來的相挺與支持。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十二月校友二團招考,收了十二位新團員,真是開心極了。有了這批生力軍,校友團未來必定更加壯大閃耀。

今年庭妤開始了在台藝大研究所的課程,一路看她從寫作、吹笛,以及在校友團的認真和逐漸培養出來的做事態度及能力,我真的樂於當歹竹了!思妤大二課程忙,較少回家,家裡少了一個可以拌嘴了人還是覺得怪怪的。將來女兒要是出嫁,我一定要哭一缸眼淚吧?

極其忙碌又無比精彩的2016,我在聖誕夜充滿感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