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最愛木笛‧最愛巴哈
‧愛幻想
  • 16950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音樂會後之『產後憂鬱症』

心情卻在極度的失落和孤寂中無法甦醒.......

回想準備音樂會的這一年多來,每天晨跑的確對我產生了很大的幫助。村上春樹在跑步的書中曾提過:他有一回訪問一位世界知名的馬拉松選手,自稱問了一個很笨的問題....請問你參加過這麼多的比賽,成績這麼出色,每天這樣跑步,你有沒有過很不想跑的時候?......連村上自己都知道的答案,因為村上春樹自己也是一位出色的馬拉松選手....

當然有啊!我常常都有不想再跑的念頭!....這位選手如是說

這樣的答案也真是實在呀!其實要說是自己的意志力多麼堅強,也對、也不對。再怎麼冷的天氣都要起床晨跑,的確是需要某一種力量驅使;人畢竟都是好逸惡勞的,若不是有一個目標在前方,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怎會心甘情願的受苦?不過話說回來,沒有跑過、苦過、膝蓋痛過、與意志力對抗過,甚至是得了心血管疾病或高血壓與病魔戰鬥過、對生命重新體認過,平平安安、吃飽喝足的生活,誰有那種閒情雅致為了舒服的流一身汗跟自己過不去?....是跟自己過不去?還是為了要讓自己過得去?我的答案是後者。好友問我:每天這樣跑步,心裡在想些什麼呀?....我開玩笑的說....我不要再胖回去、我不要再高血壓、我要多活幾年、我要多活幾年....心裡總是這樣想著,像是開玩笑,卻又很忠懇。

所以,與其說意志力多麼堅強,毋寧說真的是『貪生怕死』而已....

演奏會的整個過程中,心裡狀態是很難一言以敝之的;其實從演出前到演出進行中,一直都有一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情緒,期待的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準備,終於要「一展身手」了;﹝我還是不能太矯情,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還蠻愛表現的﹞,但受傷害就有兩種意義,一種是怕出錯、怕演得不好,會把自己長時間以來的準備瞬間化為烏有,自己傷心;另一種傷害的,就是眾親朋好友們的聽覺神經,甚至是身心健康了。我不知道來聽的朋友是否受到傷害?但雖然知道自己在一場音樂會中還是不免的吹錯了一些音,但就音樂會的完成度來說,心裡還算踏實,雖然演出總會打些折扣,還算是沒有超過自己估算的最壞狀況....

演出者有的時候會害怕和觀眾的眼神接觸,除了造成緊張,不要說是表演了,就是走在路上突然有幾百雙眼睛盯著你看,耳朵聽著你的聲音時,渾身都會不自在不是嗎?所幸我練就了一身『閉眼功』,遇到需要蘊釀情緒的樂段,我就會把眼睛輕輕閉起來,讓心思可以專注在想要表達的意念上,不過閉眼功的前提是....必需把譜牢牢的背起來....這個可就苦了!

演出前幾個月,我詢問主辦的林谷珍老師,想說整場音樂會看譜演奏好了!因為專心的看譜可以避免掉觀眾眼神所帶來的壓力,而且有譜在前頭心也會比較安定....誰知道林老師給我的答案是....笛子獨奏會好像獨奏者沒有在看譜的啦!

我就只好背譜了!用已經退化到不行的記性....

音樂會的「產後憂鬱症」,這樣的形容雖然有點誇張,但與事實還蠻相符合的。當一個人獨自把自己的心思一層又一層的抽絲剝繭後,就會發現自己能奉獻給人的,真是太少了。一場獨奏會把自己徹底的打開,讓情緒在全場安靜的注目中有限度的釋放,不能激情過頭、又不能猥猥瑣瑣,等到表演結束,內心一絲不掛的猶如失去童貞的少女,再多的遮蔽也掩飾不了自己赤裸的軀體;榨乾了、掏空了、然後殘忍的發現原來自己是這麼的脆弱與貧乏.....

無論如何,真的要謝謝所有來聽的好朋友們,如果不是你們的支持,用許多的方式,送花、掌聲、專注、喝采....這條路就真的太太太....孤單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